"我不能饶了我自己"

王道士和那些帮着外国探险者搬运藏经洞文物的乡民们,他们愧悔无极的叩问,是否如一柄柄利刃,戳痛了我们的心!当一箱箱文物从敦煌、从中华大地上流散到异国他乡,我们的心是否在流血和遗恨!今天的我们,固然可以任意指责他们是文物劫掠者的帮凶,但我们是否想过,假如回到一百年前,我们就是他们,只要脸上抹了红,就可以含羞做出对不起祖宗的亏心事——这样的拷问,是否荡涤了我们内心留存的一些污尘?我们,是我们自己,是否也有勇气这样直言不讳地拷问自己的灵魂?

《又见敦煌》叙述了敦煌千年以来的历史轮回,观众跟随着导演设计的步行路线,一下子穿越回到千年前,看到当时敦煌所连接的丝绸之路,见证张骞西域“凿空”之行的壮举,转而又穿越回到盛唐之前,一个名叫张议潮的人一统敦煌并把此地献给唐朝,其家族数代在敦煌经营的盛况……随后又来到莫高窟,观众们看着王圆箓送出的国宝,在那个最揪心的时刻,菩萨出现在人们面前,原来菩萨一直在中国的山川河流上,在人们的生活中,永远无法被偷走……一千年究竟有多长?不过一瞬间。当你俯下身去,捧起一把黄沙,故事就会在你的掌心里……

物品买卖 1

敦煌石窟艺术中数量最大,内容最丰富的部分是壁画,最广泛的题材是尊像画,即人们供奉的各种佛、菩萨、天王及其说法相等;佛经故事画,是以佛经中各种故事完成的连环画;经变画,是隋唐时期兴起的大型经变,综合表现一部经的整体内容,宣扬想象中的极乐世界;佛教史迹画,表现佛教在印度、中亚、中国的传说故事和历史人物相结合的题材;供养人画像,即开窟造像功德主的肖像,这是一部肖像史。

物品买卖 ,《又见敦煌》将敦煌的历史故事活灵活现的展示在世人面前。当我们沿着平缓的坡道进入《又见敦煌》剧场的时候,我们惯常的思维已经被颠覆。平日里习惯了迈上台阶登堂入室,而这里却像是把你变成了微渺的一滴水,让我们自然地聚集成一条由观众合成的溪流,顺势而下,自然地向深处汇集。从张骞到相夫公主,从索靖到张议潮,从异域商旅到当地村民,一直到近现代的王道士,这一幕幕从人们的视线中川流而过,就在这一瞬间,敦煌两千多年的历史风云一股脑儿倾泻在人们面前,让人目不暇接。然时光飞逝,如长河而逝,这些鲜活的面容,最终都被漫漫的黄沙和历史的烟云一次次淹没!而这,才仅仅是这出宏篇大剧的前言和序幕!

人的一生当中,难免会碰见磕磕绊绊,痛苦、难过、开心。老天爷仿佛会让每个人尝遍了世间所有的酸甜苦辣,经历了自己该遇见的所有的事,才会放开让你去轮回。孰不知,人一生当中最大的敌人,就是自己。在一期《我是演说家》节目中,《又见敦煌》导演王潮歌就自己的创作之路,为大家讲述了为什么自己不能饶了自己,为了艺术文化的传承,为了让观看《又见敦煌》的游客花的每一分钱都得到尊重,她让历史在行走中绽放,让观众用心去感受历史的积淀,让历史和观众擦出不不一样的火花!

当我们来到一百多年前的莫高窟,历史在这里凝固成了一个永远痛楚的回忆!一面是王道士自辩式的内心袒露,一面是洞窟飞天的沉吟和呼唤。

相关文章